首頁 重要消息 社會 時政 教育 財經 健康 青年説 政策解讀

11月7日22時,唐山55歲的戰“疫”英雄病逝瞞着家人援漢的河北志願者虎哥走了

來源:未知 作者:陳濤 人氣: 發佈時間:2020-11-10 07:43:29

  ■隊友得知虎哥患病後,每天2頓給他送營養餐


  “帶着沉重的心情工作了一天,回到家靜下來,翻看我和虎哥的聊天記錄,眼睛又濕潤了。虎哥是他的網名,其實他叫曹志誠。一位唐山英雄,希望認識他的人都能記住這個名字。”這是虎哥支援武漢時所在志願者車隊領隊安迪在得知虎哥去世後,寫的一段日誌。


  11月7日22時,為武漢拼過命的河北志願者虎哥病逝。55歲的他瞞着家人去戰疫,如今,他“瞞着”武漢人默默走了……


  瞞着家人去武漢當志願者


  虎哥是河北唐山人。2020年2月,他看新聞得知武漢缺人少車,許多醫護人員下班需要接送,有些物資也需要車輛倒運。因為怕妻子擔心,他隱瞞了實情,對妻子稱自己回老家陪母親住一陣子。實則他在2月8日,收拾行囊,開着自家的7座麪包車踏上了去往武漢的路。


  出發前,他準備了3天的蔬菜、10公斤大米和簡單的廚具、餐具。車上做飯、車上睡覺,2月9日,他到達了武漢,通過武漢市紅十字會介紹,來到了“善緣益助”公益志願者車隊,當了一名志願者司機,幫忙轉運物資和人員。他也是車隊裏唯一一位外地誌願者。


  該車隊的領隊安迪告訴記者,初次見虎哥,第一印象是他很和善,愛開玩笑,而且目的明確,“他説來就是為支援武漢的,所以不用給他特意安排住處,他睡車裏就行。”


  此前,虎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,説過這樣的話,“鄰家有難要幫一把,這是中華民族的好傳統,當年汶川地震時,我曾志願服務汶川,給這次武漢之行提供了心理準備。”


  戰“疫”期間他和武漢人彼此感動着


  2月份,武漢疫情正處於嚴重時期,礄口區急缺120救護車駕駛員運送病患及醫務人員,於是礄口區衞健委聯繫安迪是否有能開大車的司機,安迪在羣裏發了該消息,虎哥第一時間毛遂自薦説“我去”。“誰都知道,開救護車就意味着會近距離地跟新冠肺炎病人接觸,是十分危險的,但虎哥絲毫沒有猶豫,這也是最讓我感動的一件事。”安迪只要一回憶起虎哥在武漢的日子,就會控制不住哽咽起來。


  此後,虎哥每天在礄口區義務開救護車,來往於隔離點、醫院與居民樓之間,最多的一天接送過17名病人。


  期間,也曾發生過一件小事讓虎哥感動不已。有一次,他去小區接一位老年疑似新冠肺炎病患,因為沒人攙扶,老人行動非常緩慢。虎哥走上前準備攙扶老人上車,卻被老人拒絕了,因為老人不想把病毒傳染給他。


  每天8個小時開救護車,交班後虎哥還會幫着志願者車隊裝卸防寒衣物、電暖氣、防護物品、食品、礦泉水、餐盒等物資。“只要需要他,他都是隨叫隨到,不管多晚。第二天,他又照常去開救護車。”安迪説。


  貼一兩萬元油費查出腫瘤拒絕任何救助

  ■虎哥交班後,還會幫着車隊裝卸物資


  從2月9日開始,虎哥一天也沒有停下過,直到3月1日,武漢市礄口區組織全體志願者進行新冠肺炎的篩查體檢。虎哥的體檢報告雖然沒有感染新冠肺炎,但CT報告顯示其肺部有腫瘤。隨後又進行了複查,最終醫務人員建議,不宜再進行高強度的工作。


  車隊裏的志願者們聽説後,自發地讓家人給虎哥煲雞湯、魚湯,每天輪流給他送2頓飯,希望給他增強營養,但虎哥卻説,他不怕死,就是自己已經幫不了武漢,還給武漢人添麻煩。“我聽到後,哭了很久,虎哥千里迢迢來幫助我們,最後還怕給我們添麻煩。”安迪説,武漢當地一些企業老闆和志願者聽説了虎哥的病情後,給他捐款,都被他拒絕了,還有一個送雞蛋的老闆自發給他送了一些雞蛋,並在雞蛋裏藏了一個紅包,大概有1000塊錢,虎哥也通過她還給了對方,“他總説不願意給任何人添麻煩,錢就更不能要了。”


  記者瞭解到,虎哥在支援武漢期間,油費也是自掏腰包。安迪介紹,虎哥的車是小型客車,一個多月下來油費至少在一兩萬元左右。開救護車政府是給補助津貼的,但虎哥從沒拿過一分錢,並且拒絕了湖北省腫瘤醫院為他免費治療的機會。


  3月16日,經過嚴格審批,虎哥離開武漢返回唐山,走的當天他還在開車轉運物資。一直忙到下午5點,跟安迪説他有事先走一會,直到當天深夜,他才告訴安迪,他回唐山了,沒有告別,也沒有歡送。


  養病期間他一直關注國內的疫情

  ■虎哥為人親切,醫護人員都喜歡他


  虎哥回到了河北,14天隔離結束後,唐山市中心醫院打算安排虎哥在胸外科做手術,先做了病理檢查,檢查結果為小細胞肺癌,因為腫瘤體積較大,不適合進行手術,建議進行化療,但還沒有等到對他的病情進行全面評估,他就離開了。“我沒有放棄生命,只是不想去醫院治療。”虎哥告訴大家,他會積極面對生活。


  在得知虎哥沒有在醫院接受治療後,車隊志願者自發為虎哥錄製了視頻,為他加油打氣。安迪也會時不時跟他聊天,詢問他的病情。虎哥總是很樂觀地回覆安迪,“挺好,一切正常”“等我好了給你彙報”。


  就在今年十一期間,安迪和車隊的幾位志願者想來唐山看看虎哥,被虎哥拒絕了,之後連視頻都很少接了,只是打字或者發語音回覆。安迪考慮到怕麻煩虎哥,所以在他拒絕後,沒有執意過來看他。


  通過安迪,記者看到了虎哥的朋友圈,最後一條信息停留在7月6日,當時他與武漢車友在北京相聚,支援北京抗疫。他寫下“疫情無情人有情,武漢車友援北京。消殺防疫身雖累,唯圖生活早太平”。再往之前翻,6月2日,他轉發了“武漢全民檢測核酸,無確診病例”的新聞,還附文稱“喜訊來得晚了一些,但確實是大喜訊”。足見他在唐山保守治療期間,仍一直關注着國內的疫情。


  7日晚猝然離世武漢人將來河北送別他

  ■虎哥去世讓抗疫志願者們痛惜


  “虎哥昨晚十點走了。”11月8日早上7點,在武漢礄口抗疫志願者司機交流羣裏,虎哥的微信號發出一條信息,頓時讓羣裏的人都不敢相信。安迪早已把虎哥當成自己的家人一樣看待,得知這個消息後,她哭了一天,直到11月9日,她的眼睛都是腫的,只要想起虎哥,她就特別心痛。虎哥有2個孩子,最小的還在上小學,還有一位86歲的老母親,他的離去,對這個家來説就跟天塌下來了一樣。“我們約定等他身體好了,我們過去唐山玩,然後再來武漢看櫻花、吃熱乾麪的,怎麼就説話不算話呢……”安迪的日誌裏寫道,虎哥是車隊裏最值得大家愛戴和敬佩的大哥,虎哥身體力行,讓他們重新認識了擔當和責任。


  安迪告訴記者,今天(9日)礄口區有很多人給她轉錢,發紅包,讓她代轉給虎哥的家屬,她拒絕了,她告訴大家情義一定會帶到,虎哥在的時候,就是一個很正直、無私、低調的人,他不喜歡給任何人添麻煩,所有這次也一樣。


  記者瞭解到,11月9日,虎哥已在家鄉入土為安。安迪説,近期她會和武漢市礄口區衞健委的人員來虎哥的老家親自為他送別,向這名為武漢拼過命的雄致敬。


  ■文/本報記者朱麗娟


  ■供圖/安迪


  


責任編輯:陳濤